當前位置:白鯨出海 > 資訊 > 正文

        歐盟對谷歌捆綁應用模式開出天價罰單,全球第三方應用市場或有新機會

        鯨譯海外  ? 

        近期,由于歐盟對 Google 的反壟斷制裁以及 50 億美元(約 348 億人民幣)的天價罰單,Google Play 在安卓應用的霸主地位逐漸被打破。

        自安卓系統誕生以來,Google Play 就一直為西方市場的應用開發人員充當著初始交易系統的角色,并為他們提供了發布應用的平臺。

        在傳統意義上,如果一個原始設備制造商想要將他的產品銷往北美、拉丁美洲以及歐洲,就必須同 Google Play 進行相應的合作。倘若一個移動設備斷開了與 Gmail、Calendar、Hangouts、YouTube、Maps、Chrome 瀏覽器這些 Google 旗下的重要應用以及熱門第三方應用的聯系,它往往會被消費者視為無用的廢鐵。

        盡管市面上還存在著 Amazon Appstore 這樣的第三方替代,但它們并不能撼動 Google 的應用霸權地位,不僅如此,熱門游戲的第三方應用也會為了更豐厚的廣告利潤機遇而投奔 Google Play。

        istock-955124060 (1).jpg

        毫不夸張的說,Google Play 以及其對應的服務為西方市場打造并構建了一個數字帝國。亞馬遜 2014 年的 Fire Phone 也已經用其慘烈的離場證明了這一點。

        時過境遷,如今外界對 Google 整體價值主張的看法或許會與以往不同。

        今年夏天,歐盟公布了一份 43.4 億歐元(約 334 億人民幣)的判決。Google 受罰的原因主要是其“霸道”的應用捆綁模式,以及強制要求設備使用自家搜索引擎的做法。同時,Google 還出現過在平臺上預售其它公司的應用產品,禁止出現安卓分流版本的情況。

        由于歐盟對該公司的反壟斷決定,Google 必須停止捆綁安卓手機應用的行為,并取消對安卓派生、衍生版本的限制。不僅如此,它還在安卓應用方面受到了歐盟的額外審查,后續或出現另一張罰單。

        目前,Google 表示將在等待上訴的同時,遵守裁決。如果歐洲的原始設備制造商提前安裝 Google 的應用,將會被收取一筆統一的特權許可費。

        按照顯示像素這類實際的硬件功能,每臺設備的授權許可費或高達 40 美元(約 278 人民幣)。

        誠然,Google 已經通過抽取 Google Play Store 上程序開發人員的利潤和搜索引擎的定向廣告賺足了腰包。

        削減原型設備制造商的利潤也是至關重要的。這意味著,如果他們想要在新興市場降低設備成本,提高利潤,就得尋求新的方案。

        例如三星的 Galaxy S9,零售價約為 600 美元至 700 美元(約 4,178 人民幣至 4,874 人民幣),其中有 40 美元(約 278 人民幣)是原型設備制造商極易轉加給消費者的沉沒成本。

        另一個選擇

        在安卓應用系統和原生應用供應方面,亞馬遜和微軟是兩家最有能力與 Google 正面抗衡的公司。

        然而在 4、5 年前,直接挑戰 Google 還是一件令人難以置信的事。在當時,沒有一家公司可以提供匹敵 Google 的應用程序和商城體驗。

        滄海桑田,形勢已經發生了改變。

        當前,亞馬遜已經利用其在業內數一數二的音樂和音像平臺,構建起了一個牢固的配套連鎖圈子。同時,它也憑借 Alexa 語音助手以及正在建造的大型硬件合作體系在物聯網和智能家居領域小有成就。

        盡管 Fire OS 系統只是安卓宇宙里的滄海一粟,亞馬遜應用商城的用戶體驗已經同 Fire OS 的用戶體驗一起,在過去數年有了顯著的提升。

        本質上,亞馬遜憑借著自己的硬件和應用創造了一個平行安卓宇宙。

        另一方面,微軟發展出了一種同安卓的共生關系。在過去幾年,微軟為平臺創造了大批穩定的應用程序,消費者和商戶可以免費使用這些應用,而且相較需要付費訂閱的 Office 365、OneDrive 等云服務,這些應用顯得更加實用。

        當前,它的安卓平臺擁有 100 個以上應用程序。涵蓋了卓絕的電子郵件和日歷軟件 Outlook、快速且現代化的 Edge 瀏覽器、Cortana 智能助力,以及口碑優良的 Swiftkey 鍵盤。

        同時,微軟還介紹了其啟動器 Launcher 的新版本,該啟動器替換了安卓設備上的默認程序管理器,并與 Windows 10 的時間軸、OneDrive 的云儲存、Bing 搜索引擎、新聞模塊以及 Office 365 服務實現了完全集成。

        實際上,微軟足夠的應用程序和服務資源使其可直接與三星、LG、華為和 OnePlus 這類硬件伙伴合作,共同構建一個完全免費的安卓設備。不僅是歐洲,這種設備還將在包括北美、拉丁美洲的發達和發展中國家市場擁有絕對的價格優勢。

        這個組合中唯一缺少的就是微軟自己的應用商城,該商場可以輔助下載應用,并通過廣告贊助和應用內購為第三方提供貨幣化機遇。

        不過,微軟已經為其 Windows 10 平臺建造了一個商城,該商城不僅適合最新、潮流的 Windows 10 應用,還支持獨特的 Win 32 應用程序。所需要做的僅僅是支持打包和下載安卓設備的應用功能。

        微軟還需要為安卓建立一個微軟商店應用。由于它已經為平臺開發工具設置好了 .NET,使這項工程顯得十分輕松。

        微軟在這條路上匍匐前進,還必要爭取運營商和設備制造商的青睞。雖然這樣有一定成功的可能性,但微軟選擇這樣做的概率是微乎其微的。

        “貓狗游戲”

        如果微軟可以同亞馬遜攜手,邀請不同廠家的主要軟件開發人員,共同開發一個可行的安卓第三方應用生態系統,或將使微軟開辟一個新的帝國時代。

        顯而易見的是,微軟和亞馬遜是商業云領域的主要競爭對手。Azure 和 AWS 系統更是直接兵刃相見。但在許多方面,產品線和服務的非交叉性又讓微軟和亞馬遜顯得極其互補。

        這聽起來就像是貓與狗之間的有趣關系。它們可以相互競爭,也可以同仇敵愾,共同面對松鼠。

        無論是亞馬遜還是微軟,他們都是大西洋西北部極富盛名的科技公司,地理位置也非常相近,而且他們的員工都是彼此最大的顧客,甚至是在同一個交際圈。

        在業余時間,微軟人從亞馬遜上購買了許多的產品和消費者服務,同時亞馬遜人也使用了許多微軟的產品與服務。雙方現實中其樂融融的景象與商業云領域的冷血競爭是截然不同的。

        盡管二者在某些領域無法輕易地合作,反之亦然。但不得不承認,微軟和亞馬遜都有能力填補對方的空白,以共同對抗 Google 龐大且多樣的應用和服務體系。因為,二者在應用商城、廣告引擎以及安卓用戶體驗的聯合都將衍生成一個更加完善的競爭體系。

        不過合作范圍以及利潤額分配等諸多問題都需要協議的約束和保障,盡管繁瑣,但還是得相信有志者,事竟成。

        目前,亞馬遜和微軟已經就將 Alexa、Cortana 與 Windows 10 和 Echo 設備集成的事宜進行商談。用戶可以在亞馬遜的 Echo 設備上享受到 Cortana 的技能,還可以用 Alexa 控制 Xbox One。

        利用多云 API 集成使 Alexa 和 Cortana 實現思想共享或許也能成為現實,兩個助手將變成一個連續的用戶體驗,并為用戶搜索提供更加有效、智能的結果。雖然這種設想還未成現實,但有朝一日終會到來。

        亞馬遜和微軟的同盟也將成為 Google 既愛又恨的對象。應用、商城以及成功的合作伙伴將形成獨特的“微軟”體系。雖然聽起來像無稽之談,但事實證明,由競爭對手成功組成的聯盟,往往是出于細微、瑣碎的理由。

        Google 在移動領域的瘋狂增長使微軟和亞馬遜想要迫切擺脫其在歐洲以及很多地區的統治地位。并且 Google 也難以招架二者在自有平臺提供的有趣應用。

        不同于 Chrome 的備份同步處理,Google 并沒有為 Fire OS 或 Alexa 提供有關的應用和服務,也沒有 Windows 10 的原生應用。只有使用無證或不完整的 Google APIs 的第三方應用在努力填補 Windows 10 的空白功能。

        無論是亞馬遜還是微軟,都有挑戰 Google 的失敗經歷。Google 在消費者領域的應用霸權使亞馬遜的 Fire Phone 宣告死亡,微軟的 Windows 10 Mobile / Windows Phone 也如出一轍。盡管 Apple 也是一個強有力的競爭對手,但不可否認的是,Google 才是眼前揮之不去的陰影,也是這兩家公司要采取實際行動的強敵。

        作者:Kyon


        你的項目想被報道,點擊這里。  市場活動及PR合作,點擊這里


        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白鯨客服微信
        微信公眾賬號
        河南快3app